相关推荐
联系我们/Contact
健康网主页 > 健康网 >

口述最难受的履历 太大了啊好胀被灌满了-看诡秘

文章作者:  发布日期:2019-10-17 20:07

  

口述最难受的履历 太大了啊好胀被灌满了-看诡秘

  

口述最难受的履历 太大了啊好胀被灌满了-看诡秘

  

口述最难受的履历 太大了啊好胀被灌满了-看诡秘

  

口述最难受的履历 太大了啊好胀被灌满了-看诡秘

  说完徇玮就放开手继续走,接下来的路上沙沙的表现变得更加大胆,就算没有风,沙沙也会故意拨开一下风衣。

  坐在客厅休息看电视,沙沙依然是窝在徇玮的脚边休息,而天兰则是坐在一旁,只是一副坐不安稳的样子。

  「主人……沙沙好舒服……从没这么舒服过……看沙沙的小穴……在主人的注视下变得好……不停的流着水……还紧紧的咬着沙沙的手指……好奇怪的感觉……自己来从没有这种感觉……」

  天兰几乎用了所有的意志力才能让自己不去含住自己儿子的肉棒,却不自觉的微微张开嘴唇,不断用舌头舔着嘴唇,双手不受控制的移到小穴慢慢的弄了起来。

  「沙沙……不能这……样……」刚刚在睡梦中徇玮就对天兰下过暗示,使得天兰对沙沙的爱抚感觉更加敏感,也无法反抗,只能配合沙沙。

  沙沙忍着不叫出声,不过在大马路边,虽然是深夜但是还是有少许的路人,也许正有人看着,沙沙的脑中出现这个想法,也因为这个想法让沙沙的身体变得更敏感,才一下子就达到高潮,也忍不住叫了一声。

  沙沙睡着后,徇玮来到天兰的房间,床上天兰衣衫不整,裙子也整个拉高,双手还放在私处,床单上湿了一片,脸上则是带着微笑睡的安稳。

  拍醒夏芸,看着夏芸的眼睛从迷盲渐渐变的清楚有神,然后静静的看着自己眼神相当平静,徇玮知道以后的生活将不一样了。

  过了一下子才回神,再将自己清理一下,拿出昨晚上徇玮交给自己的尾巴,那尾巴一边是狗尾巴的样子,另一边却是一条稍微小了一点的短肉棒,慢慢的将尾巴给插进肛门,后庭传来的充实感让沙沙十分不习惯。

  沙沙在徇玮的怀里磨蹭了几下,乖乖的退到三步左右的距离,虽然是闭上眼睛,但是微微跳动的眼皮透露了沙沙的紧张,双手慢慢的搓揉双乳,不由自主的从口中发出呻吟。

  徇玮坐在沙发上,拍拍沙沙的头:「我怎么舍得跟沙沙分开呢!不过沙沙还是要回家的,我只是要跟沙沙一块回去,帮沙沙把家变得更美好。

  徇玮很满意的看着天兰「等一下,你会在房间想着你的儿子,高潮之后你将会睡着,在睡梦中会不断的梦见兰奴那时候的事情,一直到我来叫你才会醒过来,当我拍你的肩膀后,你会醒过来忘记我跟你说的话,但是会执行我给你的指令。

  天兰没注意到自己的手指还沾着,用手撑起身体天兰慢慢的吃起饭,徇玮则是看了一下母亲的头发跟留在桌上的水渍。

  一进门沙沙就自然的改用爬的跟在徇玮后面,看过客厅、厨房,把一楼都看过,一直找到母亲的房间。

  看到母亲的反应,徇玮确定了自己的想法,不过徇玮并没有后续动作,还是一直看着电视。

  「主……主人!」小穴插着按摩棒,又不能让按摩棒掉出来,用力夹着小穴传来的快感让沙沙快不能走路,放松又会慢慢滑出来,一路上沙沙都是走走停停引起路人的注意。

  见到天兰看着自己发呆,徇玮想因该是对於指令还不太习惯所以才会这样「妈!你怎么了?!」

  「看样子我家的母狗很喜欢!老闆这些多少钱?老闆!」徇玮将东西都放在柜台,见老闆还是那副呆样,大声的叫醒老闆。

  天兰扶着楼梯的扶手慢慢走下来,刚刚想着徇玮让天兰达到从没有过的高潮,天兰到现在还是有点脚软。

  「沙沙真是一只又下贱的母狗,竟然因为有人看变得更兴奋,高潮吧!你这只下贱的母狗。

  「沙沙,附近的人都看着你对吧!你应该觉得很兴奋骄傲,你的身体是这么的美,足以吸引大家的目光,尤其是你的主人我也跟在你的旁边,为主人招来羨慕的眼光你会觉得很荣幸。

  越想,梦中兰奴的情景就越显现出来,天兰想着想着就了起来,兰奴的情景活灵活现,晚餐跪在徇玮的肉棒前舔弄着,那种服侍徇玮肉棒的满足感,一想到这,天兰便加快速度抽弄小穴。

  试爬了一下,从肛门内不断地传出轻微的痛楚以及另一种说不出的感觉,让身体变得紧绷敏感。

  刚被唤醒的沙沙很自然的往徇玮的胸前钻,等到沙沙稍微更清醒之后才又羞愧的退出来,不过刚刚沙沙那一瞬间的表现让徇玮着迷。

  「兰姐,醒来了?是主人叫我来看看你,我一看到兰姐迷人的样子忍不住就上来摸摸,兰姐一个人不尽兴吧,沙沙来陪你。

  」口气很平常,没有惊讶生气,就好像只发现一件很平常的小事情,不过天兰嘴上是这样说,可是心里想的却是相反,不过天兰还是出手将作怪的手给拍掉。

  「沙沙,等一下到院子去晒晒阳光,你会有点怕被外人给看到,可是又相当期待自己被看到而感到兴奋,你会发现自己其实是很喜欢这样子暴露在阳光下活动。

  「我跟你的关系就是主人跟奴隶犬,这是唯一可以让你安心的相处方式也是你所希望的,你将也不会在被我的眼睛给催眠,当我说『性奴犬沙沙』你将会回到比现在更舒服更容易接受我的状态,我拍你的头以后你就会醒过来,对於我说的话你只会认为那就是你的想法,你会在我家也是因为你想要过奴隶犬的生活,利用周末到我家住两天。

  天兰任由徇玮清洗着,却清楚的感觉到身体起了不该有的反应,对於徇玮的触碰,身体不由得微微发烫,也渐渐敏感,已为人母的天兰当然知道为什么会这样,对此天兰又是一次自责:「徇玮,我不配当你的妈妈!」

  徇玮张开双手蹲在沙沙前面,沙沙则是乖巧的爬到徇玮的怀抱,才抱一下,徇玮的双手就开始不安份的在沙沙的身上游走,一边挑逗沙沙,一边观察沙沙的表情,而沙沙也没有闪躲,反倒是将身子完全交给徇玮。

  听到老闆的允许,沙沙解开风衣,双乳刚好被风衣遮到,露出小穴靠在一旁的柜子上双腿微开,慢慢将按摩棒开到最强放到早就已经兴奋的淫穴,一边轻声的呻吟,一边缓缓让按摩棒深入,脸上的表情一下子舒服,一下子又相当苦恼的样子,等到整只按摩棒都进去之后,沙沙已经是坐在地上没有力气站了。

  「主人!不要拒绝兰奴,就让兰奴当您的奴隶吧!只有这样兰奴的心里才会好过一点。

  沙沙虽然闭上眼睛,但是身体还是感觉得到徇玮的眼光,在徇玮的眼光下,沙沙变得更加敏感,动作也越来越大,两指夹着乳头一种又痛又麻的感觉蔓延开来,让沙沙自己也没有办法在压抑住呻吟的声音,同时沙沙也无力撑起自己的身体,双脚依然张开,跪着将小穴完整的显现在徇玮的面前,身体躺在地板,臀部整个抬高,此时右手移到阴核又揉又捏,随着右手的动作,沙沙整个臀部也跟着摇晃。

  天兰一听到徇玮的话,不但没有责怪徇玮,还照着徇玮的话做,脸上的表情也不在是先前的不安,反而变成一副安祥的样子。

  「你现在正步下阶梯,你知道在阶梯的低下是一张又大又舒服的床,你觉得很累了,你非常的渴望躺在那舒服的大床上好好的休息,我每数一下你就下一阶,当我数到十,你就会看见你最渴望的床,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、六、八、九、十。

  徇玮也注意到了,刚开始风衣被吹起来的时候沙沙的脚步会变小,慢慢的,沙沙不但没有缩小脚步,反而还故意走得很大步,大腿都跑出三分之二了;徇玮也发现到,每次只要一有人看过来,沙沙就会显得比较兴奋。

  「当你醒来以后你会回恢复成?天兰,但是你并不会忘记身为兰奴所发生的事情以及感受,相反的你会异常的清楚,你会把兰奴当作是你最深的希望,每天晚上都会梦到,虽然你知道我是你的儿子,很清楚这样是不对的,可是你将不觉得这些可以阻止你,反倒是因为这样会让你觉得当兰奴有一种莫名的兴奋。

  听到徇玮的话,天兰立刻想起自己睡前所做的事情,脸颊佈满红晕,双眼不敢直视徇玮,这也才发现徇玮的手在乳头上又掐又捏。

  沙沙的手指不断加快速度,右手也大力地抓着乳房:「沙沙下贱……沙沙……沙沙是下贱的母狗……来了……在主人面前高潮了……啊……」

  「夏芸,其实你是很渴望当一只人型犬,相当相当的喜欢,也会在暗中观察狗的作息,只是你也知道这是不正常的,所以一直不敢表现一直压抑,现在你可以不用压抑,你知道我不会介意,你可以放心的将你内心的渴望表现出来,你可以放心信任相信我。

  「注意看,对!放松,你会觉得非常的舒服,你觉得眼皮越来越重,越来越想睡。

  沙沙面对着门口利用按摩棒起来,只要任何一个人走进这家店就能马上看到沙沙现在这副的样子,也因为这个因素沙沙变的比平常更加敏感,才弄没多久就达到高潮。

  沙沙有点惊讶的看看天兰,却发现天兰不但没有生气,还一直看着肉棒,沙沙觉得那眼神带着渴望,确定没事后沙沙上前套弄着肉棒,还不时发出声音诱惑着天兰。

  看着天兰,徇玮在心里大笑,其实这一切都是经过安排的:睡醒的时间,看到灌肠用具忍不住使用的念头,以及被自己的儿子看到自己最羞耻的一面,最后理智上崩溃永远抛弃母亲的身份,改以奴隶的身份在这个家庭里生活,就为了顺利让兰奴与母亲两个人格融合。

  灌好以后沙沙觉得很涨很难过,不过还是忍着那种感觉开始梳洗,最后肚子终於受不了了,像是有人在肚子里面敲打翻滚,沙沙才忍着痛坐在马桶上拔开塞子。

  两个人走在路上,沙沙吸引了相当多人的目光,除了沙沙本身就长得不错以外,徇玮也叫沙沙放开第一个釦子使得乳沟若隐若现,偶而一阵风吹来沙沙的美腿就会展露出来,而且以风的大小来决定露出来的面积。

  等徇玮离开,天兰也到浴室洗澡,不过洗澡的同时也陷入沈思,天兰对自己感到疑惑,自己做奇怪的梦,对儿子那不正常欲望,以及刚刚徇玮玩弄乳头自己的反应,一切的一切都让天兰感觉到不对、不正常。

  「路上小心!」天兰看看时间,深夜12点,这么晚了本来是不该让徇玮出门,不过自己就是很想听徇玮的话。

  到了庭院,夏芸早就窝在草皮上睡着了,夕阳照射在夏芸的身上将夏芸的皮肤照的金黄,让徇玮看的是相当入迷,在看到夏芸的表情是那么甜美,睡的那么安稳,让徇玮觉得自己的决定没有错。

  「谢谢主人!谢谢!」兰奴闭上眼,缓缓流下眼泪,为过去的天兰道别,以后他将以兰奴这个奴隶的身分立足在这个家庭。

  徇玮也不知道多久没有来到母亲的房间,房间里的摆设跟映像中的几乎一样小梳妆台、衣橱、电视、双人床简单的几个家具,兰奴坐在床上等候着,看到徇玮立刻起身行礼。

  「啊!……可……可以!」可能是开业以来第一次有客人这样问吧!老闆显得相当惊讶,一双眼睛直盯着沙沙不放。

  知道母亲忍受不了在桌底下,徇玮显的十分得意,故意要让母亲可以看清楚一点。

  「是不是被人看着就更兴奋了,忍不住要,想高潮是吗?真是淫贱的母狗!」说着徇玮就抱着沙沙到路旁的小巷,让沙沙正对着路人稀少的马路,将按摩棒开到最强不停地抽动。

  二楼琳瑯满目的按摩棒、SM道具以及其他东西,将四、五个柜子都给放得满满的。

  「老闆,我……可以试用看看吗?」沙沙已经豁出去了,为了主人的命令,一反先前在二楼的害羞样子,沙沙现在有一种莫名的诱惑力。

  徇玮现在心中十分挣紮,先前的催眠只是一种假象并不完全,就好像人受到巨大的惊吓会失去记忆而转变成另一个人,天兰的情形也是差不多,只要在受到惊吓或是时间一久就会恢复,而徇玮自己也没想过要这样对待母亲,只是这两天来的事情让徇玮的想法有很大的改变,使的现在徇玮要彻底的催眠改变母亲,对於院子里的夏芸,徇玮本来也只是玩玩而已,但是经过刚刚的事情,徇玮知道自己已经不那么想了,既然决定了,徇玮也打算抛开所有心里的道德枷锁。

  房间门没有关好,徇玮好奇的从门缝看进去,天兰全身赤裸躺在床上,应该是睡着的,只是双手都放在私处,仔细看右手中指食指都还插在小穴内,不难想像之前做过什么事。

  徇玮看着夏芸,其实夏芸的催眠也并不是完整,只要长时间不要去看去想徇玮的眼睛,理智思想就会恢复,而现在的夏芸刚好因为刚刚的事情忽略了徇玮,才会变的越来越正常,这徇玮也是知道,本来一切就只是打算玩玩所以并没有要做深度催眠的打算,不过现在不是了。

  」因为徇玮住的区域相当偏远,围墙也有高度除非是有心要看,不然外面的人是不太可能看到里面的情况。

  「我知道沙沙最乖,我们也该回家了,回家的路上沙沙还是要插着按摩棒,知道吗?」

  「别再叫我妈了!我不配,我是一个被灌肠还会达到高潮、被儿子触摸会兴奋、晚上想着儿子的肉棒的女人。

  「不!我不配当你妈,那我在这个家是什么地位?对了!奴隶!像我这么下贱的女人就应该当人家的奴隶。

  「啊……高……高潮了!」沙沙就这样摊坐在地上,徇玮上前将按摩棒给转弱,还是继续将按摩棒插在淫穴内。

  当我放开你的时候你就会清醒过来,你会记得并照着刚刚的话去想,但是你只会认为那是你自己的想法。

  「妈!」徇玮站在门口刚好看到这一幕,天兰整个人趴在地上屁股翘高,灌肠液混着肛门内的东西不停的排泄出来。

  「既然这样决定了,兰奴,你好好清理一下自己,我跟沙沙回家,很晚才会回来,就不用等我吃饭了。

  沙沙用嘴接住,听从徇玮的话只是含着,同一时间天兰的呼吸声也变大声,然后趴在桌上喘气,下意识的用手顺一下乱掉的头发。

  沙沙只是默默的跟在后头进去,也许是自尊心夏芸不容许自己变的跟狗一样,刚刚的自然动作让夏芸感到害怕,一直回到客厅夏芸都没有抬头看过,只是低头默默的想着,就连徇玮已经在注意他的反常都没感觉到。

  假肉棒一点一滴的插进天兰的小穴,插到底时天兰忍不住发出满足的呻吟,主动扭腰。

  天兰的目光被沙沙手上的东西给吸引,沙沙手上拿着一个皮制内裤,不过这内裤相当特别,在小穴位子的两边各凸出一条像肉棒的东西,看着沙沙慢慢的将假肉棒对准穿上内裤,天兰觉得自己的小穴好空虚,好需要东西来塞满。

  「在我拍一下你的头之后你会忘记我对你说的话,但是会依照我所说的话而改变。

  老闆是看得目瞪口呆,沙沙接下来的动作更是让老闆把口水都流到地上,沙沙适应了一下按摩棒,才缓缓的抽动起来,另一只手也没闲着,不断的隔着风衣揉着乳房,呻吟声大起。

  「到了,来帮你买些装饰品吧!」弯进路边的小巷,出现在两人面前的是一家情趣用品店。

  「主人在看沙沙……主人在看……」随着的进行,沙沙渐渐忘我,口中不断细念着,左手跟着转移到阴唇轻轻的按着,也引起自己更大声的呻吟,整个客厅充满沙沙的呻吟声。

  「主……主人……沙沙已经……快要忍不住了……」经过徇玮的提醒沙沙才意识到现在还在路上,一时间身体变得十分敏感,小穴内传来的快感也被放大了好几倍,沙沙好想不顾一切的让自己解放。

  拍一下天兰的肩膀,天兰张开眼睛一看到徇玮,天兰心里头就泛起一种奇怪的感觉,虽然自己是母亲,可是天兰怎么也无法将徇玮当作孩子看代,反倒是有一点点的依赖甚至是因该听从的感觉。

  有点恼怒自己,因为自己的确因为徇玮的建议而感觉到兴奋,乖乖的接过徇玮挑选的按摩棒来到一楼。

  「妈!你怎么这么慢?」听到上楼梯有脚步声,徇玮回头,天兰穿了一件白色衬衫,刚洗好澡天兰没有仔细擦乾,衬衫完全贴在她的胸前,沾湿的白衬衫变得透明加上天兰也没有戴胸罩,整个乳头相当明显。

  听到徇玮的夸奖,沙沙觉得好满足,安心的窝在徇玮脚边,在徇玮的抚摸下慢慢的睡着,沙沙觉得自己的梦中一定也会有主人。

  沙沙清醒之后爬到徇玮脚边撒娇,用脸颊在徇玮的小腿磨个两下,然后整个人就趴在脚边休息。

  沙沙一直睡到中午才醒来,张开眼睛,天兰还在睡,缓缓的拔出假肉棒,沙沙取过放在门口的灌肠器具,来到浴室照着说明书调配灌肠液,将八百㏄的灌肠液一口气给灌尽,沙沙差点就忍不住,赶紧将肛门塞给塞上。

  徇玮将椅子推开一点,沙沙嘴不离肉棒跟着移动,徇玮知道天兰努力不让自己叫出声,不过天兰的目光无神,显然注意力已经不在,不过还是一直注视着肉棒,脸上也出现红晕,呼吸急促,无力地靠在桌缘。

  「啊!忍不住了!」天兰来不及到马桶,就忍不住将满肚子的灌肠液给放了出来,一边解放还一边呻吟。

  徇玮拍醒了天兰之后就主动的退出房间,退出房间后并没有马上就走开,大约过了五分钟左右,房间内传出一点点喘息的声音徇玮才下楼。

  老闆是一边结帐一边不断的偷看沙沙,一连算错三次,一直到第四次才完全算对,结完帐在老闆惊讶的眼光中徇玮扶着沙沙离开。

  这次换成沙沙发出呻吟,沙沙的呻吟声就好像是催情剂让天兰兴奋,让自己跟沙沙一起高潮的念头很自然的出现在脑海里,翻身吻着沙沙自己动了起来。

  「不要看!不要看妈妈!不要看!」天兰控制不住灌肠液的流出,只能别过脸,羞耻的感觉不停地鞭打着天兰,天兰流出无言的眼泪。

  照了一下镜子,沙沙越看是越喜欢这条尾巴,高兴的爬到一楼,却找不到主人,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空虚感,爬到门口的庭院晒着太阳等待着,不知不觉的就这样趴在草地上睡着了。

  沙沙听话的往院子爬去,到了院子以后沙沙的动作显的相当紧张,选了一处草地就趴在那不动,在徇玮看来还真的有点像狗懒洋洋的晒着太阳准备睡觉,徇玮也不管沙沙了,来到兰奴的房间。

  「可以开动了!」徇玮开始用餐,沙沙也没有犹豫的吃起自己的饭菜,天兰则是看了一下沙沙吃饭才开始用餐。

  」沙沙故意用双乳摩擦徇玮的手肘,在徇玮耳边轻轻的说,还故意引着徇玮的手去摸那已经湿得差不多的小穴,亲热的样子惹来一堆人又羨慕又忌妒的眼光。

  「这么会……好舒服……比自己弄还棒……」天兰知道不行这样,况且沙沙还是个女的,天兰不断的这样告诉自己,不过身体却不断的配还沙沙追求快感。

  慢慢的让精液从嘴里流出来,尽量均匀的淋上,淋好后沙沙静静的盯着饭,除了沙沙以外,天兰也盯着那盘淋上精液的饭。

  天兰看着沙沙套弄着徇玮的肉棒,心中感到羨慕以及忌妒,天兰对於自己想法感到讶异,赶紧将目光移开,不过沙沙不时发出的舔弄声不断地干扰着,过没一分钟,天兰又将目光锁定在沙沙的嘴跟肉棒上:(好像很好吃,记得梦里面我也这样做过,那感觉到现在还忘不了,不知道实际上会不会一样?好想要含住舔弄徇玮的肉棒。

  「等下我拍你的肩膀你将会醒过来,忘记刚刚我对你说的话,但是会记得我给你的指令,还有,你不会对家里发生的任何事情感到惊讶或是怀疑,也不会对自己的服装感到疑惑,家里就是要轻松,不穿内衣很正常。

  沙沙原本是很开心的跟在徇玮后面,一听到要回家了,口气有点哀怨的说:「主人,不想跟沙沙在一起吗?!」

  大叫一声沙沙到达了高潮,沙沙脑中一遍空白,嘴里还是不断念着:「沙沙下贱,沙沙,沙沙是一只下贱的母狗,是主人的母狗。

  沙沙只是低头也没有回答,徇玮一手抱着她,一手伸到风衣内的小穴,小穴果然有点湿湿的。

  「沙沙真是一条淫贱的母狗,在路边随时会有人看到却变得更敏感,用按摩棒达到高潮,要是传出去还有谁会要你这条母狗!」将手伸到风衣内一边把玩着乳头,一边在沙沙的耳边轻声说着。

  「怎么可以呢!你看附近的路人都在看着沙沙兴奋中的媚态,沙沙不是最爱被看了吗!」

  「兰奴先坐着吧!」徇玮到梳妆台东找西找,才挑了一条双鱼图样的坠炼,接着拉起窗帘将整个房间都弄得暗暗的。

  「对!世界上就只有我能接受这样的你,其他人一定会用异样的眼光看你,我不但没有还帮你取了一个很可爱的狗名『沙沙』。

  看到沙沙在身下呻吟,天兰感到一种莫名的快感跟征服感,两人一起高潮过后,两人也都没力气了,就这样相拥而眠。

  「能不能……把……按摩棒拿出来……」沙沙已经被刺激到连说话都断断续续了。

  看到这,徇玮知道沙沙现在已经是打从心底要当一只奴隶犬,但是徇玮知道以目前热门的神奈川实验表准而言,沙沙目前还是不良品,不过也幸好神奈川的实验报告连细节也都没有保留的公佈给大众,拿来做参考,相信很快的沙沙就会是合格的奴隶犬。

  在经过充份的准备,沙沙将一指手指插入小穴,除了呻吟声之外现在又加上一种奇怪的水声,一开始水声只是小小的,不仔细听根本听不到,一直到沙沙慢慢的增加手指数,两只、三只,水声越来越明显。

  灌肠液流尽了,天兰也在儿子的注视下达到了小高潮,使得天兰对自己的行为感到自责。

  沙沙看到这么多的东西,早就一脸红通通,不过还是跟在徇玮旁边看着徇玮挑选,一连挑了几样东西。

  徇玮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,靠在沙沙的耳边说了几句话,只见沙沙的脸变得更红润更动人。

  天兰也觉得奇怪,为什么自己不会对这样的情况产生疑问,反倒是觉得本来就是这样,这个问题只是出现一下就被煮饭给儿子吃的想法给取代了。

  「是!」沙沙听到徇玮的话感到放心却又有点失望,穿上外套的沙沙也觉得全身不对劲,虽然想脱掉,但是徇玮没说可以脱,沙沙也只有穿着。


Copyright © 金福彩票网站-金福彩票注册 版权所有.

备案号: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Tag标签网站地图 家电维修|北京赛车pk10
秒速彩在线试玩 北京PK10官网 快乐时时彩娱乐 快乐十分投注网站 成都诚信暖通设备有限公司 万购彩票 网民彩票 28彩票平台 澳客彩票 王牌彩票官网